中國古典家具桌文化

導讀:
中國桌案文化淵源,是我們祖先席地而坐的生活習俗相對應的幾、俎、案等低矮家具發展而來的。

中國桌案文化淵源,是我們祖先席地而坐的生活習俗相對應的幾、俎、案等低矮家具發展而來的。

:古代設在座側,以便憑倚的家具。《書·顧命》:”憑玉幾”。幾的基本構造很簡單,窄而長的一道橫粱為幾面,下邊兩端安足。如長沙戰國早期楚墓出土的漆木幾。不過幾和案在古人筆下也時常混稱,與幾并稱尚有案,但用途不同。案是用來置物,幾則用來憑靠,古人對幾稱憑幾或隱幾,現有成語“隱幾而臥”。我們現在用的”香幾、炕幾、茶幾”大多數是從古人那里演變而來。

:古代放食物的木盤。《急就篇》曰:”無足曰盤,有足曰案,所以陳舉食也。”戰國、兩漢案多以矮足,長方形木制的黑漆上飾紋彩。到唐宋,案向高足發展,出現了平頭案、翹頭案、書案、畫案、經案、供案等。“案”字在宋明官府中是權利和辦公機構的代名詞。我們現在有成語“拍案叫絕”、詞匯“公案、私案、檔案、卷案、案件”等等,都是跟“案”有關。

桌,有兩種寫法:古人用”卓”和“檳”代用桌字。什么年代成熟,還有待考證。但是桌比幾、案要晚。“卓”字有兩種意思:第一,高而直;第二,不平凡。從這兩個意思來講.都是對桌的外形描寫和功能的贊美。可以大致認為中國的桌形成不會晚于唐代。而宋、元的桌逐漸擺脫了低矮的“幾””案”的形式。形成了獨自的發展軌跡,有供桌、畫桌、書桌、琴桌、酒桌等。案也伴隨著桌向高足發展,成為我們通常認為的桌案同用的概念,桌和案的區別按王世襄說:四腿足和桌面四角成為90%角,向里進深幾公分不等,垂直向下為案。四腿足和桌面咸90%角,從四角直接向下為桌。除以上特征外,桌和案的功能特性,也決定了它們在漫長歲月的演變中,扮演著各自的角色。案逐漸發展為長條形為多,便于在廳堂之中放在靠墻一側。桌發展為長方形和四方形(八仙桌、四仙桌),相對于案,桌子寬而短,在廳堂之中和椅子搭配。

在視覺效果上,案的設計考慮前后的造型美感,大多數腿柱正面起線裝飾,兩邊都用橫棖或者裝飾雕板相配。如果腿足帶托泥,腿的側面都不起線裝飾。桌不一樣,因考慮到在廳堂之中或者書房靠窗,便于用者四面走動,從每個角度,都能看到桌面和桌腿。

到了宋元,中國文人儒者,歸隱道士對文學藝術,詩詞意境的追求。寄情于山水,以詩、書、畫為生平。以皇帝宋徽宗趙佶為代表的文人墨客,出現了像蘇軾、朱熹、張擇端、李唐、馬遠、夏圭、劉松年、趙孟頫等等這樣的名家。而我們現在看到的這些精工習寫、龍飛鳳舞的傳世名畫和墨寶,一定是在賞心悅目的書桌畫案(畫桌書案)上完成的。琴、棋、書、畫、筆、墨、紙、硯都必須通過畫桌書案來傳情達意。我們現在可以從南宋冊頁《秋窗讀易圖》、南宋劉松年《四季山水圖》中,看到宋代文人對書案畫桌是如此的講究在自己營造的氣氛里。文人的書房畫室,其實意不在書和畫,而更在于它的環境,在書案畫桌上寫詩、畫畫、品賞古玩,窗外有水、有竹,齋中有幾有案,案桌上有筆、墨、紙、硯、四書五經,榻幾上一張七弦琴,便是理想隱居文人的世外桃源。這是中國文人更喜歡獨處,浪漫遐想。書房畫室便是家中經營完全屬于自己的天地。此中可以別無它物。窗前一桌(案)一椅,窗外垂柳荷花。南宋許榮詩:“山呈好畫當書案,柳撒輕絲罩釣船”詩意無限。

到了明代書案畫桌,從材料、做工、造型都達到頂峰之極。明·沈春譯在《長物志序》中講:”室廬有制,貴其爽而倩,古而潔也;花木,水石,禽魚,有經,貴其秀而遠,宜而趣也;書畫有目,貴其奇而逸,雋而永也,幾案有度,器具有式,位置有定,貴其精而便,簡而裁,巧而自然也。”不難看出,明人對花木、家具在室內環境中的布局,都有精辟的體味和要求。

對畫桌書案(畫案書桌)幾點體會:

第一,數量少。畫桌書案,和一般的八仙桌、四方桌、供桌、條案、供案不同。“它”是為士大夫讀書人“量體裁衣”精心定做的。故在數量上不可能像八仙桌、酒桌、供案、條案那平民化的普及。我們現在所能看到的書案書桌,大多數是“明式清做”,真正“明代明做”大畫案、書桌,真可是鳳毛麟角,很難尋覓。

第二,品相好,也就是造型的完美性。在明代由于很多文人儒者參與了家具的設計,尤其像書房中的桌、椅是每天必用之物,必看之物,不可隨意凡俗。不管出仕官場的儒者,還是隱居深院的文人,對畫桌書案如同個性的張揚,看桌如人。

第三,榫卯精。如果沒有精密、合理的榫卯結構,一般大型畫案書桌,經過幾百年的磨用,就會變形。松動。欣賞桌、案的榫卯結構,如同欣賞現代名車奔馳。除了第一眼看它高貴無俗的外表之后,還必須坐到車上打開發動車,傾聽著真正給予奔馳車靈魂的聲音。筆者認為中國家具的靈魂和永恒魅力,除了美麗的線條和空靈的素雅之外,還是那玩味無窮的榫卯結構,那是我們先民們用了幾千年來智慧的發明結晶。

第四,多角度。在中國古典家具種類中,很少像畫桌書案那樣從多種角度方向加以欣賞和利用。除了香幾和火盆架之外,很多中國家具從實用出發,只講究門面裝飾,視覺看得到的地方,都用好材料,描金上漆,精工細做。反之,看不到的地方都用一般木材,或者素漆。這可能跟我們講究面子的民族性格有關,也在無意識的家具設計中得到表現。而桌案的視覺效果,從桌面到四腿,幾乎一覽無余地展現在人們的眼里。故對材料桌面講究(木紋,大理石)紋理完美,漆面光亮柔和,腿足線型的流暢,高度、寬度,窄、粗。

探討家具斷代的新方法:

目前中國家具的斷代主要從造型、紋飾和遺留下來的宋明木刻版畫入手。由于中國家具有著“千年不變”的規律,加之幾乎各朝代匠人們都沒有給我們留下明顯的時代特征,這給我們現在斷代出了一個難題。目前,不管是國內國外的書籍,對中國古典家具搞不清楚年代,都冠以“明式”或者“明末清初”,這是一種“聰明”的方法,也是一種”無奈”的選擇。筆者這幾年看到高古的宋元風格的家具和很多清末民間的家具,只要是明式做工,都冠以“明式”家具。早在20世紀20年代,英國人從一對元至正十一年的青花瓶中,給我們找出了元代青花和明代青花的細微特征變化,使我們現在對青花瓷的斷代不會輕易地張冠李戴。馬未都先生從陶瓷裝飾圖案和建筑圖案入手,對家具的年代風格,斷代考證,提供了一個平臺和研究空間。筆者還認為,研究家具還應該從家具的工具的發明使用著手。家具一詞是新詞,在古代歸于建筑領域,古人稱建筑業為營造,營造分大木作和小木作,其中小木作指的就是家具制作,木匠古人稱梓人。傳說春秋的魯班發明了刀、斧、刳。這對家具的開科、選形、鑿榫都有幫助。而唐以前刀鋸的發明,又為家具多形式地提供了廣闊的空間。而宋代刨的發明(平推刨、線角刨等)和框鋸的廣泛使用,為家具制作帶來了光明的前景。現在學者們保守地認為,中國平推刨和線角刨最遲不會晚于明代中葉,各個時代家具的造型、裝飾圖案、榫卯結構、工具的使用、漆面風格和包漿都能給我們提供了家具斷代的蛛絲馬跡。再者,圓桌的出現大約伴隨著西方傳教士而傳入中國,雖然現在能看到明代木刻畫中有半圓桌(月牙桌),但是中國人利用圓形來設計桌子,還是大量出現在清中后期。筆者認為這可能跟中國人自然宇宙觀有關聯,古人《周髀算經》一文說:“方屬地,圓屬天,天圓地方……故知地者智,知天者圣。”“乾”代表“天”“坤”代表”地”,作為智者大地的民眾,用方形矩形的桌子來表達一種宇宙觀。

在古典家具市場上,真正高古的大畫桌小書案,是熱門的搶手貨。而八仙桌、四方桌、大條案、供桌、酒桌、半圓桌等也可在市場上尋覓到。

12个复式三中二多少组